当前位置: 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 > 高手公式资料 > 正文

长慧国长慧学宫百年前绝世才女

作者:admin 发布:2020-06-04 20:13 | 点击数:
青衣女子见机极快,见抛飞的右手一双绳剑只能暂时阻碍索伦一下,于大局无补,当机立断地又抛飞了左手的绳剑,纤足一挑,将脚下那团物事挑起,伸手抓住,一下撕开蒙在外面的青布,露出一个童子的脸来。可不正是山美?骤然见到山美那张秀气的小脸上沾满了灰尘,本来乌黑晶亮的眼神也暗淡无光,索伦心中一种无由的心痛。再看到那青衣女子右手横抱山美,左手微微扣住山美咽喉的样子,摆明了一副以山美为人质,要挟自己的架势,手中那一招怎么也发不出去了。可将这么全力以赴的一招收回来又谈何容易!倾尽了好不容易才逐渐恢复的内力,一面控制剑势击向那青衣女子抛飞的另一双绳剑,一面一丝一线地化解附着于剑上的千百道细微诡诈的力道,好不容易才顿住剑势,剑尖却已经刺破了山美胸前的衣襟。眼看着索伦的长剑刺入山美的胸前,那青衣女子的脸上却毫无一丝表情,也根本没有退后的意思,像是早算定了索伦不敢真正伤了这孩子似的。而当索伦的长剑刚刚顿住,那青衣女子却突然露出一丝略带讥讽的脸色,蓦然松开扣住山美咽喉的左手,侧身一掌就斜斜拍向剑身,同时肩膀一晃,一脚踢出!看着长剑终于在山美胸前停住,索伦脸上的神色瞬息数变。想不到这招鱼龙混杂威力如此之大,就是出招人自己化解也几乎使尽了全身解数,要是正对这招的敌手,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消解了。但是——方才因为逆天龙翔被人破掉而消散流窜的内力真气还没有恢复多少,这时强行化解,更是几乎一丝不剩,除了护住心脉的一味真元,全身上下竟仿佛空空如也!为今之计,看来只有且自镇定,一方面故作镇定跟这女子交涉,设法暗自恢复内力,一方面寄希望于韵追鹰、韵纹鹂他们两个能早点恢复,好助自己一臂之力了。但却没想到那青衣女子却根本不跟自己讲话,二话不说就是一掌一脚!此时自己体内几乎没有半点可用的真气,又是这种贴身肉搏的场面,不像方才那样相距数尺,多少还有个反应的时间;就算真的想反击,有些机变的手段首先未必气力使,就算有那个内力体力,激电剑尖还点在山美胸前,投鼠忌器也不敢轻举妄动。扑的一声,那青衣女子的手击在索伦的长剑上,感觉上所含的内力也并不雄厚,却发出低沉的撞击声,而在索伦全身内力几乎全失的情况下,便是这不强的撞击,也不是索伦能够抵挡的。只觉手腕一震,长剑再也把持不住,立刻脱手,被那青衣女子一翻腕轻易地夺了过去!而那青衣女子的一脚更是快逾闪电,不及闪避下,正中索伦胸腹之间,只觉一股大力一撞,根本还来不及有疼痛的感觉,整个人就已经腾空飞起。人飞起在半空中,才感觉到那股大力上窜胸臆,下冲腹膈,巨痛如绞,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有如泉涌,喷将出来!说来话长,实际却总共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偏垂的夕阳也不过刚从树梢垂落到山边,垂暮的红霞刚刚映满了山林。但这中间兔起鹘落几度攻守转换,几度胜负易势,其惊险变化却绝非短短几句话能够说完的。而不论中间的过程多么惊险,处境多么恶劣,索伦也从来没有丧失过信心。可现在,索伦人在半空眼看着自己喷出的血雾和着西阳夕霞同飞,心中的挫败感,无力感油然而生。自出师门,从未脱手过的激电剑被人劈手夺去,现在正压在一个虽非亲故却一见投缘的孩子颈上;自己内力几乎全失,又遭重击,鲜血狂喷,不知到底伤势多重;而韵纹鹂不知怎么了,忽然晕倒在地,韵追鹰在那里急救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正想回头看看,却忽然胸口不知道什么地方一股清新愉悦乐观的感觉涌了出来——这种感觉是那么的似曾相识!——那感觉迅速地涌过全身,又刹那间消失不见。所到之处,绞痛、郁闷、无力的感觉立刻大为缓解,狂涌的鲜血也立刻止住,只有口中那浓浓的血腥味道依旧。乏力的感觉一去,索伦立刻提一口真气,人在空中身体一曲一张,借势调整了一下姿势,便又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而此时索伦的脑筋也仿佛特别清醒,那青衣女子的一招一式在脑海中一一涌现,不由惊呼道:“你是夜月门下?!”夜本非姓,夜月是名。夜月,长慧国长慧学宫百年前绝世才女。本是没落贵族后裔,十岁时被父亲卖入学宫为婢女,剥夺姓氏,改名夜月。而夜月在长慧学宫为婢女期间,仅凭偷师,三年时间就在学宫少年演武会上夺得女子组武功魁首。学宫几大长老见她天资聪颖过人,赦免其罪,准许她正式学艺。结果夜月在短短六年时间里,博览群书,修为突飞猛进。再一次的演武会上,身为妙龄女子的夜月竟然囊括所有武术类的魁首,甚至连兵法、地理等科也远胜同侪不止一筹。随后在长慧国与魔鬼高原狼盗群的大战中更是出尽风头,令长慧男儿面目无光,使燕原女子扬眉吐气。谁知道三年之后,竟传出了夜月私通狼盗,叛国投敌的消息!随后就是夜月反出长慧,一路破关斩将,单人独骑,连退四路追兵,马踏三关,剑挑七将,反出国门,逃入魔鬼高原。其后几十年,不时有魔鬼高原狼盗出身的高手潜入长慧国,破坏军备,刺杀大将,所报出的名号就是——夜月门!而这青衣女子所施展的媚术倾城,小巧清婉的空手夺剑,快逾闪电的腿法,正是传言中夜月所擅长的无数武功之一;而那看似剑器的绳剑,更是夜月在长慧学宫中不满史书中对公孙大娘的盛赞,立志自创的武学!青衣女子傲然一笑:“正是夜月门玄武坛下鞠润衣!”但鞠润衣心中却远不如她语气中的那么镇定自若,面前这人竟仿佛铁打的金刚,不坏的罗汉!方才与嘉荼刀剑对击,嘉荼被震晕而不醒人事,他也内力几乎消散,却仍然能在自己绳剑之下苦苦支撑,更在不到一刻钟内反守为攻;到得自己以那童子为盾挡住他的剑势,趁他强行收束剑势内力消长的间隙夺剑,已经感觉到他身上又几乎没有任何内力了;而他又挨了自己一记摧心裂腹的腿法,人在半空就已鲜血狂喷不已,怎么现在落到地上又是那么一付升龙活虎的模样?索伦和青衣女子鞠润衣相距丈许,遥遥对峙,两人心中都飞快地打着算盘。鞠润衣右手揽住山美胸背,左手持剑颇有些吃力——当时的兵器多为青铜所铸。一把标准的个人配剑大约是一尺剑柄,两尺半的剑身,宽四分,剑脊初厚约一分左右,分量可着实不轻,一般总有二十五斤以上。索伦这把激电剑虽然算是狭长型的,剑身长有三尺,宽仅两分,剑脊厚度不足半分,却也有十斤以上,若非习于用剑的女子还真不易使得动呢。——于是将山美放下,剑交右手,然后左手一把扣住山美后颈又将山美拎了起来面向索伦贴在自己面前,然后右手剑平压在山美右肩,剑锋斜指,依旧贴着山美的咽喉。这个时候,索伦几次心中涌起一种冲动,想要冲上去救下山美,但一则自己虽然有那种神奇力量压住体内的伤势,可内力真气受损甚重,纵想行动也有心无力,何况鞠润衣手上虽然在动作,眼睛却十分警惕地注视自己,真是半分机会也不留给自己。鞠润衣眼神不离索伦,心中暗自琢磨,对面这人虽然手中兵器被夺,又曾经重伤吐血,可现在神定气闲,根本看不出深浅来;自己虽然夺了他的兵器,可自己称手的绳剑也断成了百八十段,这方面算是不分上下;他那两个朋友现在仍然没什么动静,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复原,自己这个手下虽然胆小一点,武功可着实不错, 香港一码中平特该是个不错的助力才是, 一码中平特资料却又和索伦刀剑一记硬撞震昏过去。这么想着, 香港彩坛一肖中平特觉得自己这一面所占的惟一优势就是手里这个人质, 香港正版王中王中特网站却也不知道到底在对方心目中占了什么地位——虽然索伦为了他止住了必杀的一剑,但真到了生死关头,到底能不能威胁住他,心里实在没谱。不管怎么样,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还是把自己同伴救醒再说。想到这里,鞠润衣一面挟持着山美,一面紧紧盯着索伦缓步退后。摸索着到了倒伏在地的嘉荼身边,眼角余光一瞟,脚下纤足如风,飞快地连连踢中嘉荼神藏、中元等多个大穴,就听得一声闷哼,嘉荼悠悠醒来。而另一方面索伦也在暗自计较,怎么看,自己这一方都远远落了下风,惟一的人数优势也因为韵纹鹂离奇的伤势而变为了劣势……一面警惕着那青衣女子鞠润衣的行动,一面侧转身子,飞快地扫了一眼自己方才存身的地方,眼前的情景不由让他愕然一怔。方才自己三人所在的地方,现在半个人影都没有,却见到一个硕大乌黑近似球形的物体,约有半人多高,偶尔山风吹过,略微有些轻微的蠕动。这是——什么?索伦心中的问号打得老大,不禁一阵迷惘。其实索伦应该是见过这个乌黑大茧的,在与韵追鹰初次相会时,韵追鹰以断血披击中了索伦,而索伦的九霄惊电就是被韵追鹰以这个大茧挡了开去。但当时索伦已如惊弓之鸟,九霄惊电一出手立刻转身就逃,因此没有见到那奇特的景象。暮色渐沉,隐约见到那乌黑的大茧中有极其微弱的荧光闪动,心念电转,想起了师傅曾经提过的妖精族的盘茧护心大法。这种法术一方面可以保护“茧”中人不受外界压力、打击,另一方面在协助疗伤等方面也有奇效,而对于那些向往传说中的天道的修炼者来说,更是无上法术——因为此法一经施展,内外隔绝,自成天地,正是摒绝一切心猿意马天魔惑心的最佳办法。看到韵追鹰竟然施展出这种法术来,索伦心中又是一线欣慰,又是无比的忧心。欣慰的是随行的这两个伙伴现在看来在魔法上都有极高的造诣,将来与阴纹对上了会是个很大的助力。忧心的是,将来的事将来再说,能有多少帮助也还不知道;但现在既然让韵追鹰用上了这种法术,韵纹鹂的伤势显然不轻,也不知到底怎么样了;而且,眼前这一关怎么才能过去呢?这一扫一愕,欣慰、忧心都在极快的时间发生,索伦心头略有些恍惚,立刻又收拢了心神,全神贯注于面前这个青衣女子鞠润衣和刚刚爬起来,看样子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嘉荼身上。嘉荼挨了刚才那一记,其实没有受到多大的创伤,不过是全身内力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一时之间气血翻腾,不能自控才晕了过去。给鞠润衣脚尖连连点了几个宁神顺气的穴道,心里舒服了许多,人也清醒过来。一翻身爬起来,嘉荼晃了晃脑袋,扬起手中刀又要往上扑,这才骤然感觉刀怎么轻了那许多?低头一看,刀身前面大半已经不翼而飞,手里只剩下护柄前面不到一掌长的一端,断口参差不齐,呈现无数龟裂的细纹来。这下他才猛然醒悟过来,想起了晕倒之前和索伦硬拼的那一刀,想起了当时刀意剑气横飞的混乱,想起了自己掌上钢刀被震断,震断的半截刀身迸裂、飞溅,想起那一刹那间,无数紊乱至极的剑气,沿着刀身、充斥空间扑上身来,不及闪避,剑气及身,衣屑纷飞,痛意彻骨!这下记忆全都回来了,不由心神又是一怔,天性深处的懦弱又冒出头来,胆气一弱,怯意一生,双手无力地一垂,那半截钢刀就这么当啷一声落地。鞠润衣则是心头暗叹,怎么自己就摊上了这么个胆小无用的同伴呢?想归想,高手公式资料语气中却依然是那么的沉着冷静,淡淡地,甚至还带着些轻视和不屑的语气,“嘉荼,你怕什么?现在那个家伙全身上下怕是剩不下三分内力了,有什么好怕?再说,我们还有这个小王牌呢!”说着说着,本来侧过半边脸看着嘉荼的,这时又转正了望着索伦,一面又绽开一丝笑意,“你说呢?”嘉荼只听了前半句,心头又是一宽,神态也恢复了自若的样子,嘿嘿笑了一声,竟然不知道从身上哪里又抽出一把短刀来,耍了个刀花,走到鞠润衣身侧,带着点谄媚的轻声问道:“现在该怎么办?”鞠润衣并没有看嘉荼,还是盯着索伦,笑意又深重了一些,“是啊,现在该怎么办呢?”索伦一见到那青衣女子又露出笑意,心头就不住地嘀咕,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花样,一面收敛抑制心神,一面默查各人的气息,苦苦思索对策。不过说来也奇怪,那女子刚出现的时候,一付哀怨的样子,不过说了两句话,就把自己和韵追鹰迷得七荤八素的,现在这么半天,她怎么不再施展那劳什子媚术呢?其实所谓媚术,低级的是凭借人体的美貌或者肉体的刺激,加上一些药物和言语表情,催动人性中原始的性欲爱欲,进而控制人心;而高级的则是借助于环境、气氛,结合施术者本身的气质,从细微处入手,引动受术人的心理波动,情绪反应。但不论是高级也好,低级也好,如果不凭借药物,那么只要受术人心志足够坚定,又早有成见,是很难见功的。刚才是乍见熟人出现在敌对阵营,心神稍有松懈,才使鞠润衣有可乘之机,现在双方敌对已经很分明,当然很难再有机会上当。气息默查之下,索伦发现韵纹鹂和韵追鹰两人的气息在那乌茧的庇护下,几乎微不可测。而对面那女子却精气内敛神完气足,嘉荼摇摇晃晃站起来后,气力也在飞快地恢复中。心中不由暗自焦急,有一筹莫展的感觉。但是,在这一瞬间,索伦忽然仿佛抓住了些什么似的,心中一喜!然而却抑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反而双目微闭,屏气敛神,惟恐自己眼中脸上有一丝一毫的泄露。他到底发现了什么?鞠润衣这时看了身边的嘉荼一眼,见他神情又已经恢复了自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心中不由感叹一声,“要是别人不知道的,准会以为他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可谁又知道他其实只是贪生怕死呢?”可这么一想,自己也不禁乐了,“贪生怕死又比欺软怕硬差多少呢?”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嘉荼却已经将她这一眼一乐体会成鼓励他进击的意思,钢刀一抖,一股凛冽的刀气蔓延开来。“慢来,慢来!”索伦连忙摆了摆手,略退了半步,“咱们已经这么不明不白地打了半天了,我连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想干什么都还不知道呢!”鞠润衣曼声应道,“是么——你不是知道他是伊势谷的嘉荼,而我是夜月门的鞠润衣了吗?”既然鞠润衣开始说话,嘉荼也就将踏上的那半步收了回来。实际上,他是又感到了面前这个敌人不易轻侮——不错,从自己能感受到的对方气势来看,鞠润衣的话是没有错,对方的内力体力精神都远不在最佳状态。可是索伦刚才那退后的半步却使他圆满的刀意出现了个小小的空隙,必须要再踏前一步才能补齐;而那看似无意的摆手,更扰乱了自己的刀锋锐气——纵然他只剩下三成的内力,也不是个能轻易击败的对象。这样的话,若是能不打,自然更好了。索伦仿佛有些无奈的样子,“话是这么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呢?要我的命吗,还是想干什么呢?”鞠润衣本来并不想直说的——底牌揭得晚一点,总是利大于弊的——按照索伦现在的状况,直接擒了下来,想怎么办还不是由得自己?没想到这个胆小的家伙竟然被索伦一吓,竟然又缩了回来。想要严命他上前。但自己的地位不过比他高上半级,他要是阳奉阴违,自己也没有办法,再说看他现在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真的动上手,恐怕也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能否吃得下索伦还成问题。而自己,称手的兵刃已经毁了,再要动手,只能以腿法拳脚取胜。一来这并不是最拿手的功夫,有多少把握可不敢说,二来把这个人质交给这么怯懦的同伴去管,也着实不放心。“其实也没什么了,”思前想后,鞠润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个小孩我帮你看了好几天,总得收点管理费吧!”心里清楚对方绝对不会是要钱来的,但索伦还是做了个苦笑,“小姐哎,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有钱人吗?”索伦进入秘魔森林不过一个月的功夫,但却往往是一日数惊,和韵纹鹂、韵追鹰恶斗了数场,现在除了一个小腰囊和那把激电剑之外,几乎什么东西都丢了个精光。直到和韵家兄妹合斗阴纹,冰释误会之后,才过了两天安静日子。但破烂掉的衣服依然没有替换。因为妖精族的衣服是族中秘法特制的,几乎永远也不会脏,而妖精族体质特殊,从不出汗,也绝无异味,所以妖精们出门,是从来不用带换洗衣服的。便是韵纹鹂看着索伦光着膀子穿件马甲不舒服,想给他找点什么穿上也难。所以索伦现在就是穿着条武士裤撕掉裤腿改成的短裤,一条宽宽板正的牛皮腰带上左边挂着一个腰囊,右边束着一管剑鞘,上身敞口穿着件马甲,虽然洗过却还隐隐看得见血污。这身打扮配上一身古铜色结实的肌肉,在那个时代,性感开放是足够了,要说能藏什么值钱的东西,却是绝无可能。一直处于激烈的恶斗之中,双方都没有太注意对方的打扮,给索伦这么一提,鞠润衣不由打量了他两眼,心中竟起了一丝涟漪。这一点点轻微的感情波动马上淹没在略显紧张又充满诡变的环境中,甚至当事人都没有任何察觉。也许几十年后,会在偶尔的回忆中掠起一丝波澜吧,但现在,鞠润衣只是感觉自己有那么一丝的恍惚,随即恢复了那种带着些无谓懒散的笑容,“说来也是,要不,这把剑送给我?”索伦一愕,这把剑虽然是雷龙派中排名第三的宝器,又是自己心爱称手的兵器,但用它来换回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年轻的生命,索伦是绝不会犹豫的。可是,它又是自己一个长辈兼忘年交在这个人世上惟一的遗物,上面又隐约牵扯到自己家世的恩怨——索伦多少有些迟疑了。但这迟疑也只是极短的时间,索伦能够感觉出来,别人却根本看不出来。暗自觉得自己有些重物轻人,索伦淡淡一笑,耸了下肩膀,道:“也好,你就拿去用吧。”“哈,真是大方呢。”鞠润衣将架在山美肩上的激电剑上下晃动了几下,“可是,这剑实在太重了。而且,让我一个女孩子,抡着这么大的剑,也不像个样子呀!”索伦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鞠润衣自言自语,又打量了索伦一眼,“要不,这样吧,把你挂着的那个盘旋兽送给我,做个纪念好了。”原来如此!索伦这时心里才彻底明白,想来这两个人是受阴纹雇佣,来给他清除后路的,怪不得先是嘉荼的暗算,后是两人这次的截击呢。可是,自从阴纹的大本营被师傅带人击破之后,自己就一直在追踪着他,虽然不时走一些弯路,但总是在三两天左右的距离里,他怎么有机会找来这么两个好手呢?索伦可不相信会有什么刺客集团会专门跑到秘魔森林里来接生意!马上就要进入黑精灵森林了,没有盘旋兽的帮助,韵家兄妹虽然是妖精族却也无法与黑精灵沟通,想追踪阴纹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可是,若是不给的话,自己怎么能丢下山美不管呢?而且现在没了激电剑,纵然有韵家兄妹的帮助,从以前阴纹的表现来看,只怕自己这面纵非败少胜多,赢也会赢得很困难吧。思前想后,索伦还真是有点难于取舍。“舍不得?”鞠润衣带着点嘲笑的味道,“那也无所谓啊,这么漂亮的孩子,我自己带回去也不错啊。”索伦叹了口气,“能不能打个商量?”“商量什么?”“俗话说的好,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嘛,万事总得有个商量的余地才是,这样双方面子上都好看。”“是么——”鞠润衣拉长了声音,正想继续拉扯下去,心头忽然猛醒,自己在这里跟他胡说八道,是为了给自己的雇主多一点逃脱的时间——虽然那老头看起来不像个好东西,但毕竟他付了定金的,而且还知道组织里最高级的识别手势,不论从哪方面说都要尽心。——但索伦为什么也这么配合地在那里陪着自己说闲话呢?一想到这里,鞠润衣猛然想起,他还是有两个同伴的!警惕地瞟了那两人一眼,却只见一个乌黑大茧一样的东西,中间微微透着毫光。但还来不及为所见的情景惊奇,由着那毫光,鞠润衣也发现了天光渐暗这一事实。日已西沉,这里虽然是两片森林交界的地方,林木相当稀疏,映着晚霞,还能够看清对方的眉眼,但,天很快就会黑的。天一黑,对方有两个妖精族的人,在丛林中占的优势就更大了,自己两个人带着个小孩,不要由猎人变成猎物才好!而且,只要那两个人的伤势一好,或者,只要那两个人能够站起来,对自己这个助手的心理上的压力立刻就增大了,到时候,只怕会越来越难办的。几个念头在脑海中飞快地打转,鞠润衣下了决心,“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把盘旋兽先扔过来,我马上就把这个孩子和你的剑还给你,转身就走决无二话;要么,你扶起你的伙伴,跟着我走,出了森林,我和嘉荼拍手就走,你们想做什么我们再也不管!”索伦还在犹豫,想再拖一点时间,鞠润衣语气转向严厉,“我现在开始数到三,你再不做决定的话,就等着给孩子收尸吧!”“一——”从她的语气和腔调中,索伦感到确实再也不能拖了,只好摘下颈间挂着的盘旋兽来。虽然不知道盘茧护心大法的机制,但从一般武学道理来说,疗伤之类的事情是最忌讳外力骚扰的,总不能治一经损一经吧。既然不能动韵家兄妹,自己又不能放下山美不管,那么——“二——”索伦爱惜地抚摩了一下盘旋兽光滑的纹理,作势欲投。“斯——”鞠润衣“三”字只喊出半声,哑然住口,愕然低下头去!

  投资界5月8日消息,好心情互联网医院已完成1.25亿元A轮融资,由通和毓承领投,中华开发(华创)、老股东韩国KIP跟投。据好心情创始人兼CEO陈冠伟透露,本轮融资将用于继续扩大业务体量,增加智能化诊疗系统的研发和投入,以及人才引进。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

Powered by 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